沉睡亿年后重见天光 自贡抢救性发掘硅化木幕后

川南农经网_聚焦区域发展 todayae.com  发布时间:2018-11-08 07:31:35 已有(227)人阅读
川南农经网摘要:“自贡地区发现有种类丰富、数量众多的侏罗纪恐龙化石,同时期的硅化木发现却不多,特别是保存较好的硅化木。”自贡恐龙博物馆研究部副主任江山介绍。

  前不久,自贡恐龙博物馆园区北坝原本空旷的草坪上,突然多出了一堆“大石头”。

硅化木.jpg硅化木

 

  它们的出现,为“东方龙宫”再添几分神秘。大石头原为化石的一种——硅化木,今年5月,刚从自贡富顺县永年镇抢救性发掘取出。这11块距今约1.6亿年的化石静静地躺在青草地里,仿佛要用暴露于阳光风雨中的躯干,来展示曾经见证的沧海桑田,诉说32年来重见天光的曲折经历……

  见证地球沧海桑田

  11块硅化木安家“龙宫”

  5月下旬,一辆满载大石头的大货车缓缓开进恐龙博物馆园区内。大吊车紧随其后,将大石头一块块地吊运下来,引来游客围观。大家好奇:“这些大石头究竟是什么?”原来,这是发现于富顺县永年镇巨元村的侏罗纪中期(距今约1.6亿年前)硅化木,共有11块。

  清洗泥土和污垢、喷涂新型纳米二氧化硅化石保护材料、做防风化护理……一道道保护工序有条不紊。经专业人员悉心维护后,它们被妥妥地安放于园区北坝草坪。其中,最大的一块直径超过1.25米,长约1.2米,估计其树高超过20米,属侏罗纪时期较为常见的松柏类高大乔木。通过对化石大小和断口(关节面)的观测,专家们初步判断,这些化石由不同树木形成。

  “自贡地区发现有种类丰富、数量众多的侏罗纪恐龙化石,同时期的硅化木发现却不多,特别是保存较好的硅化木。”自贡恐龙博物馆研究部副主任江山介绍,除早期发现的大安长山岭硅化木外,自贡其它地方发现的硅化木都比较零星且破碎。此次发掘于富顺永年的硅化木是自贡迄今发现的硅化得最好的一批——

  从化石完整性上看,永年硅化木仅次于长山岭硅化木;硅化程度上,永年硅化木明显高于长山岭硅化木;在地质年代上,永年硅化木要早于长山岭硅化木。因此,永年硅化木具有重要的科研、收藏和展示价值。正因如此,恐龙馆专业人员在进行科学保护后,决定将化石放于园区内向公众展示。

  富顺永年和大安长山岭等地众多大型硅化木的发现和研究表明,在侏罗纪中期,自贡地区气候温暖潮湿,植被非常繁茂,是恐龙生息繁衍的乐园。此次富顺永年硅化木的抢救性发掘和展示,为科学家们研究自贡恐龙生活时代的古环境、古气候和古植物提供了可靠依据。同时,为恐龙博物馆增添了新的看点和亮点,既向室外延伸了博物馆的展陈内容,起到了很好的科普作用,也为“龙宫”平添了一道亮丽的风景。

  文化工作者好眼力

  川南浅丘有意外发现

  11块远古木化石埋藏于偏远山村,是怎样被发现的?思绪被拉回32年前的春天。

  1986年4月的一天,时任永年区(县辖区)中心文化站站长的许祖岳与永年区委宣传干事肖伯阶,徒步经过巨元村4组一个小地名叫“陈家坡”的地方时,在村道的一段斜坡路上,一级特殊的“台阶”吸引了许祖岳的目光。这是一段酷似树木的“台阶”,表面呈现树皮状,并带有弧形。与周围的石块不同的是,它带花纹,呈花白色。尽管有一部分暴露在外,但几乎不见磨损的痕迹。32年以后,已是73岁的许祖岳回忆起当时的情景,仍激动不已。

  “要不是之前刚听说自贡长山岭发现硅化木的事,我们肯定没得这么敏感!”这位古稀老人向记者谈及当年事,历历在目。他说,保护文物古迹是文化站的职责之一,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出于职业敏感吧,他们将这一情况向县文管所进行了报告。

  后来,恐龙馆文博专家来到这里进行实地考察,确认是中生代侏罗纪硅化木群,距今有1.6-1.8亿年。经测量,祼露硅化木群中,最大一株长11米,中部直径1.1米,根部直径约两米。散存于泥土里的硅化木大都保留着树皮、纹路、节疤等树林特征,且清晰可见。令人兴奋的是,陈家坡这片典型的川南浅丘上,周围的村道、田野里还发现了不少硅化木,在进一步查勤过程中,文博专家们还发现就近两座山有大量散露硅化木散件,并推测还有范围较大的隐藏面积。

  陈家坡发现硅化木的消息不胫而走。没几天功夫,自贡市区、相邻的泸州、宜宾、隆昌等地的人纷至沓来,一睹远古木化石的真容。“那时候,每天都有几十上百人前来围观,拣散件,那阵仗简直喊不得了。”许祖岳说,眼看这如此大的人流进出山村,永年镇党委政府十分着急,还动用了民兵维持秩序,并向市里报告。

  因当地不通公路,受当时的条件限制,自贡市人民政府办公室发文要求“就地保护”。遵照该意见,永年镇用县文管所拨的专款购买材料,雇请工人安砌条石加以掩盖,保护祼露于地面且较为完整的一株。这一“盖”就是几十年。其间,有的石板被人移走了,硅化木又祼露了出来,有遭受破坏的隐患。更有一些硅化木散件被当地村民搬回家作屋基、砌猪圈……当地村民回忆,以前在村道旁、水塘边都可以看到大大小小的硅化木。2006年,《自贡日报》曾重点关注过这一事件,并派记者前往当地深入采访报道。

  而今,随着《文物保护法》和《古生物化石保护条例》的颁布和实施,以及文化遗产和古生物化石保护知识的宣传和普及,村民的文物和古生物化石保护意识不断增强。在永年当地,几乎人人知道发现有硅化木的事情。党委政府专门安排文化工作者和邻近的住户轮流看护,让这些被誉为“大自然纪念碑”的硅化木免受盗掘之祸,为我市文物和古生物化石保护工作做出了积极贡献。

  民间与科考合力

  远古瑰宝重见天光

  发现硅化木后,恐龙馆的科研人员从未放弃对它们的保护。

  2006年4月,恐龙馆研究部主任叶勇和副主任舒纯康、副研究馆员高玉辉一起下乡开展调查。因路途较远,交通不便,三人一路转几次车,辗转来到巨元村。因当时乡下道路为机耕道,汽车无法到达,硅化木未能运输。为了保护好化石,受馆领导委派,叶勇和同事们一起,多次奔波于大山铺镇和永年镇之间。

  2009年,在自贡市第三次文物普查期间,恐龙馆曾与富顺县文管所一起前往现场调查,建立了完善的化石档案。从此,这些石头不再籍籍无名,全都有了“身份证”。2014年,恐龙馆还曾有过一次发掘计划,但因种种原因,未能成功。直到今年1月和3月,恐龙馆再度派专业人员前往现场调查。这一次,路修好了,但部分化石已经不同程度地风化和损坏。见此状况,恐龙馆的专家们心急如焚,认为如不尽快开展抢救性发掘,这些化石的保存状态还将加速恶化,直至彻底消失,抢救性保护工作迫在眉睫。

  今年5月,恐龙馆向主管部门市文广新局提交了《关于拟对富顺永年发现的硅化木进行抢救性发掘的请示》。在市文广新局、富顺县政府及县文物主管部门的大力支持下,经过该化石所在地政府的协调,抢救性发掘工作于5月下旬启动。经过一周艰苦的野外工作,硅化木于5月28日全部取出、装车运回博物馆。

  “最重的有2吨左右,全得靠人工发掘。很不容易!”回忆发掘现场的艰辛,全程参与此次抢救性发掘的江山对这根“硬骨头”的记忆太深刻了。

  巨元村发现地是农户的田地,硅化木散落在这一片。只有在庄稼收割的空档期,才有机会看到硅化木露头的部位。恐龙馆专业人员在当地农民的支持下,一周内动用100人次,终将化石成功发掘运输。其间,一块紧挨民房、埋于土坡上的化石费力不少。“考虑到不能伤到化石,我们选用铁锹与硬度较低的木棒配合,用绳子捆绑拉抬等办法。”江山表示,朴实的村民发挥民间的智慧,让这批化石几乎无损,感谢他们的全力以赴,以及平日里的轮流看护。

  江山告诉记者,本次在巨元村发掘的化石出露面积约200平方米,零散分布在庄稼地里和民房边。据研究推测,这里并非树木生长的原地,极有可能为水流搬移作用形成。目前,仍有一块约十米长的露头硅化木因地处村道关键部位,未能从岩层中挖掘出来,实行原地保护。  (记者 缪 静)

川南农经网
稿件来源:自贡网   责任编辑: 林飞
文章标签: 硅化木 点击查看版权与免责声明
分享到:
相关新闻 投稿邮箱 mediainchina@163.com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