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夜饭 那是自贡人团圆的独有味儿

川南农经网_聚焦区域发展 todayae.com  发布时间:2018-02-11 09:25:30 已有(118)人阅读
川南农经网摘要:春节将至,渐有年味。现在,就打开自贡人心底的记忆,搜寻那些从未淡在光阴里的年味儿吧。家住自贡方冲小区的朱伯伯,今年已68岁。对于过年、团圆,在他和家人的心中有着非凡的意义。

  春节将至,渐有年味。无论这味儿是淡还是浓,总归还是有的。毕竟,经过千百年的延续,过年已成为中国人最重视的一个节日。

  现在,就打开自贡人心底的记忆,搜寻那些从未淡在光阴里的年味儿吧。

年夜饭.jpg年夜饭

 

  家、团圆永远都是年的主题。我们中国人对于年的情感,归根结底就是对家的情感。此时此刻,无论你是何种身份,在哪里,过年总是要回家的。家里那一桌子的团圆饭,所寄予的对新一年的希望、对归家人的期盼,也远远大于食物本身的意义。

  吃团圆饭:

  一家子人要坐三四桌

  家住自贡方冲小区的朱伯伯,今年已68岁。对于过年、团圆,在他和家人的心中有着非凡的意义。

  四十多年前,在原来的后山坡,朱伯伯一家住在一个四合院里,“就在现在张爷庙的后面。”朱家一共七姊妹,朱伯伯排行老四,上面三个姐姐,下面两个个妹妹一个弟弟。“那会儿,其他姊妹兄弟都各自成家,在外面住。就我和老伴儿还有老母亲、老父亲一起住在后山坡。”朱伯伯说,那时,有几个姊妹兄弟下了班,都回后山坡吃饭,“光是弄一大家人的晚饭,都是一大桌,就更别说过年弄团圆饭啊。”

  随着姊妹兄弟成家,开枝散叶,朱家的人丁越添越多,“大姐家两个子女,二姐家两个子女,三姐家两个子女,到我这里实行计划生育了,就一个儿子,五妹、六妹、幺兄弟都是(生)一个了。这样子一算,三代人也是好几十口人了。再后来,有了四代人,有了小崽崽些,过年更热闹。”

  每年过年,要做这好几十口的年夜饭,可不是一件小事。据朱伯伯回忆,当时一大家子坐下来,也有三桌了,“小的娃儿些单独坐小桌子,大人坐大桌子要坐三桌。”每年的年饭,必不可少的,就是烧白、粑粑肉、酥肉、香肠酱肉、笋子烧鸡、夹沙肉……

  说起自己家的年味,朱家的微信群里可热闹非凡,大家纷纷向记者讲述自己记忆中的年味。

  关于饭菜:

  夹沙肉要靠抢

  七家人,每家人都要出一个菜。这道菜,基本上都是朱家的女婿来做,“全是叔叔些做,等过年那天端过去。”朱伯伯的五外甥女女儿说。

  微信群里面,朱家的儿孙们提到的最多便是“夹沙肉”。“外婆做的夹沙肉,不摆啊,肉肥而不腻,夹沙甜淡。最好吃的就是里面的沙,吃到嘴里,一口香,加上沾着肥肉的油,好幸福。每年子一端上桌,分分钟抢完。”朱伯伯的六外甥女说,“老辈子们喝酒吃菜,还好点,我们那一桌,夹沙肉要靠抢的。”

  朱家大姐的二女婿就告诉记者,第一年去家里吃年饭,不咋好意思伸手,都“稳斗稳斗地动筷子,但是朱外婆把夹沙肉一端上桌时,我刚想着伸筷子去夹,瞬间就没有了。第二年再去的时候,我就总结出啊经验,不能稳斗稳斗地吃。”

  还有就是做汤圆。“那时候的汤圆都是自己做皮、做汤圆芯。”朱家六姐说,“皮子用糯米粉来做;做汤圆芯,自己去买绿豆糕来做,还要和猪油、白糖。”

  朱伯伯的三外甥女告诉记者,有一年,家里年前喂了两只兔子,是喂来过年吃的。“我们这些娃儿些都很喜欢兔子,每天都喂它们吃东西。结果,过年被杀了,那一年,我们几个娃儿都拒绝吃冷吃兔,看斗吞口水,都不吃一口。”

  “那会儿买菜,都要提前一两天买好,用箩筐去菜市场买菜,都要买好几趟,酥肉提前炸好,堆在大筲箕里,真的是要冒尖尖。”朱伯伯的老伴儿告诉记者,家里的大锅小锅,大碗小碗,大盆小盆,在过年时全部都要上阵。朱家老母亲和自己负责做菜,要做几大桌,但每次都会吃得干干净净。“那个时候,我们家连年夜饭都执行光盘行动,等到初一天,便又重新做,但也就做得更简单些了。”

  关于玩耍:

  爆火炮捞金鱼守岁

  过年最期待的就是压岁钱,而有了压岁钱第一件事头等大事,就是买鞭炮。“我们娃儿拿了钱,就一窝蜂地去买火炮来爆。女娃儿些胆子小,只敢买手花(烟花),男娃儿就买响炮、甩炮。”朱伯伯的大外甥女告诉记者,有一年,朱伯伯的儿子,就玩甩炮爆到手了,“但是娃娃们耍心大,也管不着痛不痛了,冲哈自来水,继续耍。”

  朱家后山坡老房子外面有一口鱼缸,每年鱼缸里的鱼,都要被搅和一番。“我记得当时我也就十多岁,正是顽皮的时候,看见缸子里红红花花的鱼,觉得好安逸。”朱伯伯的三外甥女说,吃完饭,大人在屋里摆龙门看电视,娃娃些就在外面耍,“我最喜欢的就是去缸子里捞鱼,就算把袖子衣服打湿,也顾不上那么多。”再后来,朱伯伯的大外甥女有了小孩,小孩也一样,喜欢去缸子里捞鱼,“其实,捞鱼是其次,主要就是喜欢搞水耍。”

  大人们则是聚在一起,打牌。“最喜欢过年,就是可以耍很晚再睡觉。”朱伯伯的大外甥女说,“除夕那一天,大人们是不睡觉的,打牌要打到天亮,而小孩子们会一直玩到很晚,累了的要睡觉就挤在两张床上,和衣睡。“本来想睡觉了,都已经很困了,但是挤在床上,你挤我,我挤你,总要打打闹闹一番,才肯清净。”

  走访市场:

  餐厅除夕年夜饭预订火爆

  朱伯伯说,老母亲、老父亲后来相继过世。但每年过年,大家都还是要聚聚。“现在吃年夜饭,就简单多了,都是去外面馆子里吃。吃完中午,打打牌,晚上吃个晚饭就各自回家了。”

  朱家的儿孙们也表示,现在过年虽然吃得比以前丰盛,而且也不那么费事了,但觉得少了些气氛,“那会儿过年,是真正地会让人期盼。”

  其实,像朱伯伯一家这样,过年在馆子里吃年夜饭的不在少数。记者就走访了我市几家大型的中餐厅,了解了一下年夜饭的预定情况。在马吃水、华商、龙汇路的三家大型中餐厅记者了解到,除夕当天(2月15日)的年夜饭,也基本上预订完了。

  在马吃水一家中餐厅,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前两天,位子还比较充裕,但是从昨天(5日)开始,就陆陆续续订完了,目前还有一两个空位了。”同时记者了解到,这家餐厅的除夕当天的午饭,每桌定价1200元,菜品除了家常的年夜饭菜品外,还有一些餐厅的特色菜。而当天的晚饭,每桌定价300元,“晚上就是一些常家菜了。”

  华商一家中餐厅的除夕当天的年夜饭预订情况也比较火爆。该餐厅工作人员表示,目前,十多个大雅间已经全部定完,还有4个小雅间,但小雅间坐10人以上就比较拥挤了。价格方面,除夕中午每桌有几个档次:1000、1200、1500,晚上则统一为388元/桌。不过该工作人员也表示,如果有需要其他的菜品,可以另外点菜,价格另外算。

  龙汇路的一家中餐厅,除夕当天的餐则全部订完了。“雅间的位子在2月初的时候就已经全部订完了,目前大厅有几桌空位,但是也只能订中午了,因为晚上大厅都是中午雅间客人的回席,已经没有位子了。”工作人员表示,除夕中午,每桌的价格688元起,如需加菜,价格另算。

  年年有岁岁,年夜饭无论是哪一种形式,都寄托我们对家人的美好祝愿,对新一年的期望。这样将祝愿和期望,融进除夕那一天的年饭中,也是中国年独有的味道。(记者 马莉莎)

川南农经网
稿件来源:自贡网   责任编辑: 林飞
文章标签: 年夜饭 点击查看版权与免责声明
分享到:
相关新闻 投稿邮箱 mediainchina@163.com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