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酒 宜宾还在“酿造”什么?

川南农经网_聚焦区域发展 todayae.com  发布时间:2018-12-24 07:48:51 已有(162)人阅读
川南农经网摘要:为更好融入国家和全省战略,宜宾正谋划建设南亚、东南亚和“一带一路”国家留学生基地;与国内知名高校和科研院所共建国家级、省级技术创新中心等,确定了“到2021年GDP达到3000亿元、加快建成全省经济副中心”的奋斗目标。

  记者颜婧黄大海

  备受关注的2018中国机器人大赛前不久在宜宾举行,全国各地200所院校、1400多支队伍参加比赛。酒都宜宾为之沸腾。

机器人武术擂台赛.jpg机器人武术擂台赛

 

  全国性的高科技大赛,何以落户以传统白酒产业闻名的宜宾?“酒都之问”,不止于此——这个以传统产业闻名的城市,智能终端项目为何突现井喷,两年多来净增近150家?作为万里长江第一城,为何还要率先把货运班列从长江头开到北部湾?高校资源原本“一穷二白”,为何吸引到10余所高校、研究院密集落户?

  解答“酒都之问”,需放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审视:全面落实中央推动高质量发展决策部署,实施省委“一干多支”发展战略,对内形成“一干多支、五区协同”区域协调发展格局,对外形成“四向拓展、全域开放”立体全面开放格局,奠定经济强省坚实基础。“酒都”宜宾,如何发力才能有新作为?

  激荡的爆发力

  从0到100,发展智能终端产业只用了2年

  爆发力,在区域和产业竞争中非常重要。尤其是新兴产业,起步晚或起步慢,都可能被甩在后面,甚至出局。

  2016年8月,宜宾市明确提出,在巩固提升白酒等传统产业的同时,大力发展智能制造等八大高端成长型产业。彼时,全市的智能终端产业还是“0”。

  “产白酒的那个城市?算了吧。”深圳市手机行业协会副会长余京蔚,此前曾多次来内陆城市寻找深圳手机产业“西进”目的地,当有人提起宜宾时,他一笑而过。但时至今日,余京蔚会一边自嘲曾“看走眼”,一边欣慰没有错过这里。因为两年后,宜宾长江两岸,有中兴、康佳等一大批智能终端企业的龙头。

  数据同样耀眼:截至今年10月末,宜宾已签约智能终端项目147个,预计全面投产后实现年产值2051.9亿元。其中,已投产项目53个,年内还将新增投产80个。平均算来,每月近6个项目落地,近17亿元资金投入。

  2016年9月,深圳朵唯志远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何明寿与宜宾市委书记刘中伯见面仅两小时,就决定将公司迁往宜宾。

  打动他的不是若干优惠政策,而是“宜宾高度”:刘中伯告诉他,宜宾发展智能终端产业,不是引进几家龙头企业就完事,而是要围绕产业进行全产业链打造。“这种决心与远见,比任何优惠政策都重要。”

  让他惊讶的还有“宜宾速度”:85天,智能终端产业园(一期)标准化厂房35万平方米主体工程封顶;141天,“宜宾造”首批智能手机下线……承诺的全产业链招商也同步展开——仅朵唯自己的上下游企业就过来了10余家,若干其他制造企业以及配件供应、研发、设计企业紧随其后。

  还有“宜宾力度”:为让外来企业有“家”的安心感,招商部门把对企业的“保姆式服务”升级为“终身管家、贴身保姆”,企业从落户到投产,甚至连水电气及接驳班车等问题,都由园区统筹解决。

  强劲的突破力

  一改传统,将货运班列开到珠江口

  今年6月28日,一列载有50个标箱的铁路班列,从广西钦州港东站驶向宜宾。这是5月底“宜宾—北部湾港”集装箱班列南下北部湾港后的首趟返程列车,标志着四川南向出海最便捷的双向对流通道启动。

  从地理位置看,宜宾地处川滇黔结合部,位于国家“一带一路”、长江经济带、孟中印缅经济走廊的叠合部,是天然的开放门户。地理优势如何才能转化为发展动力?作为“长江第一城”,宜宾既要沿着万里长江朝东看,也要积极投身南向开放战略向南看。

  “两年前,宜宾港集团就与北部湾港集团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宜宾港相关负责人说,但因为没有合适的项目落地,双方合作“隔空相望”。今年初,宜宾市委主要领导率队前往广西考察,并最终拍板开通这条货运班列。

  “先开起来再说!”宜宾至钦州货运班列的开通,背后不是没有阻力。能够顶着阻力、排除干扰,最终让这一设想付诸实际的,是“闯将”精神、担当意识。

  坚持实干,在行动中调整,在调整中前行,实际是“落一子而全盘活”。宜宾至钦州港货运班列开通后,四川南向出川的货物纷纷找上门来,短短几个月内,南下班列就开行100多趟。南向班列坚持“满一列走一列”,班列趟趟满载。

  此前很多举棋不定的运输企业,开始主动和宜宾合作,选道宜宾南下,宜宾建设四川南向开放桥头堡的势头愈加强劲。

  持久的续航力

  面向未来,为转型奠定人才根基

  今秋,伴随着电子科技大学宜宾研究院(一期)、四川理工学院宜宾校区(白酒学院)二期、西华大学宜宾研究院的开学,宜宾高校数量实现历史性突破,实际在校大学生人数超过5万人。

  井喷式增长背后,三项行动令人瞩目:在领导机构上,2016年宜宾率先设立大学城、科技城建设推进小组,书记、市长共同担任双城建设组长;在要素支撑上,创新投融资形式,撬动社会资本进入,成立宜宾市科教集团,负责大学城、科技城的投融资、建设、运营工作;在土地保障上,从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的核心区域,划出36平方公里土地用于“双城”建设。

  为何要建大学城、科技城?宜宾市委主要领导清醒看到自身短板——尽管全市产业规模、发展速度在全省处于领先行列,但科技资源、人才队伍却远落后于发达地区,甚至周边市州。而这,恰是支撑未来高质量发展的关键。

  从“酒都”迈步“双城”建设,彰显的是一座古老城市的“自省”。

  其实,宜宾对落户高校并非“来者不拒”,能服务于自身产业发展、符合城市未来发展方向,才是宜宾的择校标准。如与四川理工的合作主要是为宜宾市的酒产业发展服务;与电子科大合作是为智能终端产业服务;与西华大学合作是为全市发展竹产业、畜牧业、油樟产业服务……

  为更好融入国家和全省战略,宜宾正谋划建设南亚、东南亚和“一带一路”国家留学生基地;与国内知名高校和科研院所共建国家级、省级技术创新中心等,确定了“到2021年GDP达到3000亿元、加快建成全省经济副中心”的奋斗目标。

川南农经网
稿件来源:四川日报   责任编辑: 刘城
文章标签: 宜宾 点击查看版权与免责声明
分享到: